北京市律师名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列表 > 法治资讯 > 发包人与承包人均违约时,一方当事人能否请求解除合同?

 律师入驻More+

发包人与承包人均违约时,一方当事人能否请求解除合同?

阅读数:2020-06-28 16:23:06      阅读数:354      分类法治资讯

文章导读:发包人与承包人均违约时,一方当事人能否请求解除合同?《建设工程解释》第八条、第九条分别规定了发包人与承包人可在对方违约时,获得法定解除权。在实际工程中,如果双方均违约,并且都到达了可以请求解除的程度,此时一方当事人能否单方请求解除合同呢?本...

本文链接:https://m.law995.cn/fzzx/2016.html

发包人与承包人均违约时,一方当事人能否请求解除合同?

 

《建设工程解释》第八条、第九条分别规定了发包人与承包人可在对方违约时,获得法定解除权。在实际工程中,如果双方均违约,并且都到达了可以请求解除的程度,此时一方当事人能否单方请求解除合同呢?本文通过一个案例揭示最高院对此的认定。

 

裁判要旨

 

在发包人与承包人均违约的情况下,如果一方为严重违约,另一方仅为一般违约,那么严重违约方不享有合同的法定解除权。

 

案情简介

 

一、2014年1月,某某公司将涉案工程发包给某某公司,约定某某公司于合同签订后支付25%工程款,计划竣工日期为2015年3月。后某某公司并未实际支付25%工程款。

 

二、2014年10月,因某某公司采用的原料不合格,导致工程出现质量问题。后某某公司对问题工程进行修复,并经验收合格。随后某某公司继续进行剩余工程的施工。

 

三、工程在计划竣工日并未完工。后某某公司多次催告,要求某某公司在合理期限内完工,但截至2016年2月,工程仍未完工,某某公司因故诉至法院,请求解除涉案合同。某某公司提出反诉,要求某某公司支付已到期工程款。

 

四、一审法院认为,某某公司虽然已经对问题工程进行了维修,但仍然造成工期严重延后;且经某某公司多次催告,某某公司仍未能在合理期限内完工,故支持某某公司解除合同的请求。

 

五、二审法院与最高院认为,某某公司虽因质量问题拖延了工期,但经过整改补救已经验收合格,仅构成迟延履行,属于一般违约;而某某公司未按合同支付工程款,构成严重违约,因此某某公司不享有法定解除权。

 

裁判观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发包人自身违约的情况下,能否因承包人违约请求解除合同?最高院认为发包人严重违约时,不得因承包人一般违约而解除合同,主要有以下三点理由:

 

一、有质量问题的工程,承包人修复后仅承担迟延履行责任

 

《合同法》第二百八十一条规定,因施工人的原因致使建设工程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发包人有权要求施工人在合理期限内无偿修理或者返工、改建。经过修理或者返工、改建后,造成逾期交付的,施工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故有质量问题的工程经修复合格后,承包人仅承担因此造成的延迟履行责任。

 

二、迟延履行属于一般违约,拖延工程款属于严重违约

 

在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中,承包人迟延履行的,属于一般违约;而发包人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属于严重违约。

 

三、严重违约方不享有法定解除权

 

综合法定解除权的立法原意,以及诚实信用原则,在一方当事人严重违约的情况下,即使对方违约,严重违约方也不享有法定解除权。

 

实务经验总结

 

请求解除合同时,应先排除己方违约的情况。本案中由于承包人的原因,导致了严重的工程延期,但是最高院认为,由于发包人未支付工程款,本身已经是严重违约,故不享有法定解除权。因此在以通知或起诉的方式,依法定解除权请求解除合同时,应当先清理自身的违约情况,以防被判决失权。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一百二十条 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 承包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发包人请求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应予支持:

(一)明确表示或者以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的;

(二)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没有完工,且在发包人催告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完工的;

(三)已经完成的建设工程质量不合格,并拒绝修复的;

(四)将承包的建设工程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的。

 

第九条 发包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致使承包人无法施工,且在催告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相应义务,承包人请求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应予支持:

(一)未按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

(二)提供的主要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

(三)不履行合同约定的协助义务的。

 

法院判决

 

以下是二审法院与最高法院在判决书中对于严重违约的发包人是否还能享有法定解除权部分的详细论述: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关键在于双方于2014年2月26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是否应当解除。本院认为,首先,涉案项目中标价为98682324.26元,双方于2014年2月26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为备案的中标合同,该合同中并未约定由某某公司进行垫资施工。其次,根据双方合同文件的意思表示,某某公司应于合同签订后支付合同价款的25%,即24670581.06元(98682324.26×25%),于工程量完成50%时,支付至合同价款的65%,即64143510.77元(98682324.26×65%)。结合本案证据及一审认定,从某某公司开始付款至2014年4月,某某公司累计付款3300000元,未达到双方约定的25%;至2014年10月,因为水泥问题导致1#、7#楼出现质量问题时,某某公司累计付款9100000元,亦未达到双方约定的25%;至2014年11月,S7-S15完工且通过初验收,某某公司累计付款10800000元,仍未达到双方约定的25%;至2015年11月14日,1#、2#、7#楼主体分部工程质量验收合格,某某公司累计付款虽达双方约定的25%,但未达双方约定的65%。因此,某某公司存在未按约定支付工程款的违约事实。某某公司因补救质量问题拖延了工期,但经过整改补救,1#、7#号楼已通过验收合格。某某公司虽构成迟延履行,但属一般违约。相比而言,某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足额支付工程款,构成严重违约。根据当事人行使解除合同的法定解除权立法原意及诚实信用原则,某某公司在长期未按约定足额支付工程款的情况下,不享有法定解除权,故一审法院在未查清上述事实的基础上,先行判决认定双方于2014年2月26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除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因双方合同未解除,故一审判决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移交“山海黎巷一期工程”项目施工现场、已施工工程及施工资料亦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某某公司依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以及《建设工程解释》第八条第二项的规定,请求解除《2014年合同》。本院认为,某某公司该主张不能得到支持。首先,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关于“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的规定,以及《建设工程解释》第八条第二项关于“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没有完工,且在发包人催告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完工的”,发包人请求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应予支持的规定,均为规定法定解除合同的条款,即合同生效后,没有履行或者未履行完毕前,当事人在法律规定的解除条件出现时,行使解除权而使合同关系消灭。法定解除权,就其性质而言是一种形成权,是指权利人依自己单方意思表示即可使民事法律关系消灭的权利,正由于法定解除权赋予了权利主体以单方意思表示干预法律关系的权利,从保护相对人免受不公平结果损害,以及维护交易安全和稳定,鼓励交易的角度出发,法定解除权通常应赋予守约方而非违约方。就本案而言,即便承包人出现了迟延履行,如其有正当理由,发包人解除合同的主张亦不能得到支持。其次,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依据《2014年合同》等合同文件的约定,案涉项目中标价为98682324.26元,某某公司应于合同签订后支付合同价款的25%即24670581.06元,于工程量完成50%时支付至合同价款的65%即64143510.77元。从某某公司开始付款至2014年4月,某某公司累计付款330万元,未达到合同价款的25%;至2014年10月,因水泥问题导致1#、7#楼出现质量问题时,某某公司累计付款910万元,亦未达到合同价款的25%;至2014年11月,S7-S15完工且通过初步验收,某某公司累计付款1080万元,仍未达到合同价款的25%。因此,某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构成违约。某某公司虽因补救质量问题拖延了工期,但经过整改补救,1#、7#号楼主体分部工程质量验收合格。故二审法院认为某某公司属一般违约,相比而言,某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足额支付工程款,构成严重违约,不支持某某公司解除《2014年合同》的主张,亦未有不当。

 

案件来源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海南某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与海南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琼民终256号】

 

最高人民法院,海南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海南某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51号】

 

延伸阅读

 

一、合同协议解除的,应当内容明确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某某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民终272号】认为:

 

关于《施工合同》何时解除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某某公司和某浩公司均同意解除《施工合同》,双方就合同解除已形成一致意思表示,故《施工合同》可以解除。但对合同解除的时间,本院认为,2016年8月5日《会议纪要》载明某某公司提出退场,2016年8月8日《会议纪要》载明某某公司提出退场,某浩公司同意退场,2016年9月7日《会议纪要》表明双方当事人将订立退场协议。因此,双方当事人在上述会议纪要中仅就退场形成初步意向,并约定具体内容在退场协议中予以明确,但双方当事人此后没有签订退场协议,没有就退场时间、退场后工程款的给付、违约责任等达成一致意见,且某某公司于2016年7月16日停工后,仍指派部分员工留守施工现场,并未实际退场,故不能推断某浩公司和某某公司在2018年8月5日《会议纪要》中达成解除合同的合意。某浩公司上诉主张《施工合同》于2016年8月5日解除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承包人撤场多年的,合同事实上解除

 

案例二:某某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龚某某等与湖北某某酒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上诉案【(2017)鄂07民终534号】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争议双方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建设施工合同,但龚某某、熊某承接了某某酒业公司1、2号车间的施工工程,并进行了实际施工,因此,双方存在事实上的建设施工合同关系。由于没有书面合同,龚某某、熊某也未提交能够证明双方在施工合同中具体权利义务内容,以及合同履行情况的相关证据,双方的权利义务内容、是否存在违约事实、是否享有合同解除权,均无法认定。根据双方的陈述,龚某某和熊某已撤离施工现场多年,涉案后期工程由某某酒业公司另行组织施工。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双方就此提出过异议。一审判决认定双方的建设施工合同关系已事实上解除,有利于维护双方交易秩序的稳定,与合同法的立法精神相符,其处理结果亦无不当。龚某某、熊某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双方施工合同关系已事实解除没有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三、合同解除的,仍需开具发票

 

案例三:八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青海某健某某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9)最高法民终202号】认为:

 

一审判决某冶公司向某健公司开具已付款发票,是否正确的问题。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虽被解除,但已经履行的部分不影响某冶公司应按照已付工程款数额向某健公司开具工程款发票。故一审判决某冶公司就已付款开具相应额度的发票,并无不当。

本站声明:本站所载文章用于学习交流,若来源标注错误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及时处理。

TAG标签: 找律师    律师咨询

版权所有: 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txt地图     手机端:移动名片网 京ICP备10040864号-13